兩千年時,我曾發表過一篇文章,讚揚了由SOM事務所設計的上海金茂大廈;該設計於二○○一年評選「新中國五○年上海十棟最佳建築」時,
得到廿一張不記名全票(中國評委十六位),可見只要真是傳世精品,不管他是哪國人,我們都會五體投地欣賞和讚揚。
 
建築是反映人類文明的進程,創造明日更好(或造成更壞)的生活環境的科學、哲學與藝術的綜合結晶。北京國家大劇院第一輪競賽中,
我也擔任了評委,當時獲第一名的作品,是由已故魏大中大師所設計的;那是一個大氣磅礡和中西結合的方案。它符合以上這個定義的正面意義,
但結果,這一輪不算,重來!魏大師不明不白地被篡位了。
 
國際建協(UIA)過去廿多年,每四年一次都有宣言來呼籲:區域性的文化特色。像法國人設計的國家大劇院等妖魔鬼怪建築物,
在這些洋建築師自己的國家是絕對不可能建成的。英國《建築評論》雜誌一九九九年一月號的社論中用「無法無天」來批判北京國家大劇院,
其用字之尖銳是極少見的。哈佛大學教授、加拿大建築大師Michael Kirkland甚至寫信給江澤民說:「如果這個建築能建成,
那全世界的建築教科書都可以燒掉了。」
     
二○○○年八月十二日,加拿大《環球郵報》北京特派員Miro Cernetig發表了一篇文章「皇金蛋─價值八.五億美元的中國領導人的寵物受抨擊」。
○八年,我應邀在哈佛大學演講,得到國際上兩本最權威的建築專業雜誌之一,英國的《THE ARCHITECTUAL REVIEW》在當年七月號的社論中,
報導和支持了我的演講:「彭培根教授:懲戒西方建築師將中國作為他們新武器的試驗場」,「懲戒」(CHASTISES)
這個字在建築界是絕少用到的,因為建築設計是主觀的藝術,誰也不能懲戒誰;可能是主編Paul Finch對這些害群之馬的胡作非為,激起了義憤!
     
貝聿銘大師有句最是致命的一針見血的評語:「美國的建築法規規定大型公共建築,在遇到火災、地震或恐怖襲擊逃生時,安全門外必須是室外」。
而北京國家大劇院的安全門外不但還在一個大園拱的室內,而且還要跑二五○公尺(包括從人工湖的底下的一段)才能逃生;
這是任何國家(包括中國)的安全審查都不可能通過的!
 
台灣有些人對大陸過去近廿年中,出現了大量外國建築師設計的「像穿了時裝表演的衣服來上班」的建築物,
讚揚為:「中國的領導人有開放的胸襟來接受新鮮事務」,這是大錯特錯!這會嚴重地誤導讀者和社會的價值觀。
大陸的專家、知識分子和老百姓都是非常厭惡這種一知半解、憑個人喜惡的不負責任的評論」。
西方建築界有句名言:「對於建築,好像誰都有發言權,但從專業角度來講,只有建築師才有發言權。」
 
要了解大陸的建築,就要了解中國從○三年(現任領導班子上任)以來治國的基本哲學理念:科學發展觀及和諧社會;但很少人知道,
這個治國理念,是來自○三年十月十四日,中共的十六屆三中全會通過的《中共中央關於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》,
這就是《五個統籌》。例如:「統籌國內發展與對外開放」,中國過去近廿年在城市建設方面,絕對沒有做到這個統籌,
對外開放開過了頭!也沒有好好地培養自己的民族建築師
 
用溫家寶總理在○六年批判的原話來說,「我國近年來,有一些重要的公共建築物的建設和設計,是貪大、求洋、
浪費國家資源和沒有中國特色。」溫家寶在○九年召開「兩會」的政府報告中就說到,「…絕不能搞勞民傷財的『形象工程』
和脫離實際的『政績工程』。」其實就是指這些洋建築大師設計是把中國當成新武器試驗場。
○五年,王岐山當北京市長時也說過:「○八年,世界各國的朋友們到北京的時候,他們主要不是要看我們的高樓大廈,
也不是我們的體育設施,最能給他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我們的市民的精神文明面貌。」
     
這些都應證了從○三年起,上任的中國領導人班子,都是專家治國型和非常務實的領導人。
那些妖魔鬼怪的建築物,都是前任個別的領導人好大喜功的海派作風,留下來的黑鍋。(北京清華大學教授、大陸著名建築師)
 
2009-04-17 中國時報 【■彭培根】